二十三岁。美人组。Albafica x Asmita

#二十三岁
#衍生..
雅柏菲卡...
最令人头疼的一位病人,即使他人还可以但过分固执还是有些难办。又一天清早便去了雅柏菲卡的家里,佩夫可也早起替着做些杂碎事情。雅柏菲卡他的手腕上,手臂上依旧是被他自残留下的刀伤,狰狞的疤痕触目惊心。有些生气的想开口讲他几句,却又不得不咽回去。毕竟他只是我的一个病人,交情还算不错的病人,管教太多私事定会被厌恶。

「鲁格尼斯..」

心里默念着这位先生的名字,令雅柏菲卡一直牵挂着的人。他的家人近乎没有,佩夫可与鲁格尼斯是他最后的亲人。鲁格尼斯的死亡不外乎对他是个严重的打击。我伸手握住了雅柏菲卡骨节分明的手。微暖的体温通过皮肤传达。

“今天感觉如何,雅柏菲卡。我当然知道对你的打击很大,不过那位先生也一定希望你能活的更好。不必自责..不是你的错误。即使我们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但是对于你的..自残行为我也十分惋惜。”

“至少为佩夫可想想,你也只是他唯一的亲人了。他也十分担心你。”

「......」

这一次雅柏菲卡的沉默也算是一个回答吧。有时候的确无声胜于有声。但是几天后的事情却是让我并没有想到。他选择了跳楼自杀。当我匆忙的开车赶到的时候他或许已经离开,一地都是血。眼前全是刺眼的鲜红,佩夫可心里想必也十分伤心了。我望着眼前血红的一片突然想起一段不经意间雅柏菲卡与我的对话。

“离开我。或者、杀了我。”

“我不会让你死,相信我。我不想你死,我也绝对不会让你死。你一定会好起来的,雅柏菲卡。”

我安慰了佩夫可之后,平静的上前去抱起雅柏菲卡的尸体,丝毫不顾血液染红了自己的白色长风衣。还有一丝余温残留,面孔依旧像是还活着的那样,仿佛只是睡着了罢了。撩起他沾染了鲜红的蓝发,依旧那么好看,一如从前。

“对不起。”

几日后的葬礼,我是最后一个去的。虽然不算是参加了,毕竟我去的时候公墓地已经没有一个人,除了守墓的先生。我将手中的花放置在碑前,伸手抚摸了粗糙的石料上刻着的简简单单的几句文字与他的姓名。

「Albafica·Gyllen」

在他死亡的当天现场,我忍住了眼泪。但是却在这一个人的葬礼上泪水不止的夺眶而出。我也有些惊讶的发现似乎已与他相爱。就像一瞬间的美好。雅柏菲卡就像昙花,美丽而却只刹那一瞬便凋零了。

「You are the most beautiful memory in my life.
I'll remember what you did in the years.
You were not just yourself
You planted a life spent four million, was also a withered
Do you get out of the crowd to walk alone, as to the poor mountain Liu floral water
.」




@以誠字之魂 

评论(2)
热度(3)

© 以誠字旗起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