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er/写手。
少革/凡尔赛玫瑰/美战/王者荣耀/光美。
cn难舍,微博_Scarlet_W
企鹅2339542810
不高冷,欢迎勾搭互fo,王者荣耀主玩诸葛亮和杨玉环。

惊鸿调「铠环」

 是邪教至极的突发奇想cp💅@请从我家雌火身上下来 







0.

他曾见过那名女子倚在高楼,琵琶声悄然随风飘了满城。


不知晓谁家的牡丹被吹散洒了漫天,浅淡花香伴着如水月光盈满了夜色。像是那梨花酿,香气扑鼻,不自觉的便会令人醉心于其中,不愿复醒。




1.


似乎是铠刚来长城并没有多久时,他曾在夜晚无事的时候一人去了长安城内闲逛。悠悠琴声在寂静的长安城中回响,清脆琴音宛若天籁般不似人间所有。他寻着那琴声而行,踏过漫长回廊见得她一人凭栏而依,怀中抱得那琵琶。纤长手指抚过琴弦,丝弦轻颤弦音流转于指尖。她轻声吟唱着铠并不大懂的歌谣。春风拂槛过,撩起起她衣袖的薄纱飘带。月光碎了一地晶莹衬得她姣好的面容不像是红尘中的人,而是脱尘出世的神仙似的。她半阖着眼垂眸望着高楼之下的长安夜色,唯有琴声与轻柔的歌谣回荡在廊中。


曲毕,仅有风声于耳畔回响。


她似乎是注意到了他,抱着琴转头看向了他。


“...你”


方才开口轻声的想询问他来此处有什么事情,他却匆忙的道歉离开。


“抱歉...”


 “...有什么事吗?...”




2.


杨玉环实际上早已注意到他,不过并没有过多理会这位“不速之客”罢了。她也没料想到这位异乡人却是立刻匆忙道歉离开,约莫着是他以为打扰了她的琴声。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怀中的琵琶,却是无言。




3.


铠不知自己为何要在当时她抬起头来询问自己的那一刻畏缩了,就那样狼狈的仓皇逃离。他不知道他自己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只是莫名的对那名女子略有好感吧,他是这么认为的。

铠手上拿着小刀已经快把苹果削的都没了也浑然不觉,花木兰实在是看不下去他如此对待着那个可怜兮兮的苹果,伸手夺过他手中的小刀和已经惨不忍睹的苹果。

“别削了,果肉都给你连皮切了。”

 “...哦。”

他并没有听,拿回了小刀便又从篮子里掏出下一个苹果开始实施他的无情“虐待”。

可惜了,浪费了这些苹果。

花木兰这么想着,愤愤地啃了一大口手中的苹果。

——可怜她其实并没咬到多少果肉。

铠依旧心不在焉的蹲在那削苹果,手上下的狠劲硬是把好端端的苹果切的不成样子。被吹散开的牡丹花瓣与瓣鳞花瓣交织在空中,飞舞缱绻着随风逝去。




4.


 白日里的长安城格外热闹。

铠随着身边披着斗篷的百里守约踏进繁华的城内,人来人往的只得随着人流而行。因是他昨天虐待了好几个苹果,纵是脾气好的百里守约也有些气了,瞅他愣愣的杵在那的样子,百里守约都给他气笑了,告诉他陪同他去长安城采买物资算是将动补过了。

这简直是压榨苦力!铠只得心里暗暗叫苦。

他们两人路过一座茶楼,却被茶楼下的人群给堵了去路。悠悠曲调传来,穿过嘈杂人群传入他们的耳中。

杨玉环斜倚在楼畔一眼便看到了那一晚所碰见的异乡人。她挪不开视线,或许是他的银色长发在阳光下太过耀眼的招摇。阳光柔和的浅金色镀上银蓝发丝,交融在一起的色彩分外的好看。

她垂眸寻去、他恰好抬头望过。

仅是遥远的一瞥。

他认出了她,仅一眼便慌了阵脚。她依旧怀抱琵琶奏着平缓的曲调,指尖倾泻而出的雅乐吸引着人们的心。

但似是温暖的乐音中却夹杂着忧思。

一曲激起千层浪。

明世隐抿了一小口清茶,不着声色的留下几枚铜板在木桌上便离去。

早已冷却的心啊,不会再为任何人而停留。

沾染了墨色的纸张随风飘逝,共舞漫天飞花。


——长安花开满城。






尾声 「惊鸿一瞥」.


“怎么了?”百里守约问道。

“不,并没有什么。”

 他回答道。


恰是一眼万年。

评论 ( 1 )
热度 ( 9 )

© 不想出被窝的江楼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