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冥王神话LC同人。雅柏菲卡x阿释密达。美人组

冥王神话LC同人《雨》美人组


雅柏菲卡x阿释密达


避雷感谢。


Part3.


午间的阳光正好,房间里的窗帘被拉了开来,雅柏菲卡想着约摸是哪个前来给阿释密达他换药的小护士替他去拉开来的想让他也感受一下今天的好天气吧。窗户大敞着,多半是阿释密达他自己去打开的,他总会做一些令人无可奈何的事情。随性习惯了最后也没有办法只能随他去了,阿释密达他自己的身体情况也不过是他本人最为清楚不过了。雅柏菲卡小心翼翼的轻手将病房门带上,生怕一点轻微的响动会破坏这幅静谧的图画一般。



阿释密达似乎是睡着了,他坐在轮椅上,略微侧头靠着窗边,闭着双眼就这么静静的坐在那里,他的旁边放着一个挂着吊瓶的输液架。风吹过去将纯白色的窗帘吹起,轻柔的在半空飘飞又悄然落下,拂过他的面庞与柔顺的浅金色长发,阳光给他的发丝镀上了薄薄的一层亮银。他手上所拿着的一叠白纸被风吹散了,落得一地都是。雅柏菲卡隐约看见有些许纸张上留下了阿释密达的字迹,铅笔的印记比较浅,在雅柏菲卡拾起它们之前他没能看的很清楚上面写了些什么。



他走到了他的身旁,蹲下去俯身捡起地上散落的杂乱纸张依次整理好,水蓝色的长发从肩头滑落到面前,有些碍着视线了。拾起滚落一旁的一杆铅笔之后雅柏菲卡坐在了阿释密达他的病床旁边放置着的一把椅子上翻阅了一下阿释密达所写作的文字,雅柏菲卡先前是略有听闻过阿释密达的名字却又过于忙碌从没能够有机会阅读阿释密达他所写的书籍。没想到却能够在今日得以看到他的手迹——阿释密达的字迹十分清秀整洁,纸张上所写毫不凌乱。雅柏菲卡十分佩服惊讶他竟然写的一手如此好的字,并且阿释密达他是个盲人。



吊瓶之中的药水一滴一滴的缓缓滴落在药液过滤器中发出轻微的清响,药液顺着软管滑落,通过埋在他手臂上静脉里的静脉输液针输送进他的身体,融入他的血液之中。病房里安静的可怕,却又不是那种仅仅充斥着消毒水味道耳畔亦或是是仪器的枯燥响声。即使连接在阿释密达身体上的仪器时不时依旧的会发出机械式的「滴」声,宣告着他的生命流逝之后所剩的时日只能够尽人事听天命的尽力挽留。但他们彼此的存在却使这苍白的房间里增添了一抹色彩,显得不再那么冷冰冰的。



「“你最近似乎有心事,雅柏菲卡。”」



卡路迪亚无意中随口问出的话使雅柏菲卡感到有些困扰,面对眼前安静地睡着的阿释密达,雅柏菲卡似乎明白了自己到底在困扰些什么。阿释密达的确有着一种吸引着人想要去了解他的特殊魅力。雅柏菲卡手中所拿着的纸不当心掉出来一张,偌大的纸张上面也只是寥寥写了几个字词而已,当雅柏菲卡捡起仔细看到上面清晰的字迹时他有些诧异,内容令他意外的吃惊。



“哒。”



吊瓶中最后一滴药液滴落入过滤器中,挂在输液架上的瓶子已经完全空了。风忽的吹过,拂起他们彼此的长发,浅色的水蓝与柔和的淡金交织在一起给这单调的病房点缀出立体感,不再显得单薄的过分。



「我一直都爱着你,雅柏菲卡。无关生死。」



我不想再放手了。



阿释密达在纸张上写着这样的话。



“为什么…阿释密达。明明我们曾经从未相识过…。”



雅柏菲卡自言道。他的手指划过纸张上的字迹,没由来的伤感漫上心头。


当雅柏菲卡回过神来时发现阿释密达他已经醒了,他扶着依旧挂着那空吊瓶的输液架走到了他的身侧,玻璃吊瓶与铁制的输液架碰撞的清脆响声在彼此沉默的空间中格外突兀。静脉针因为阿释密达的动作而脱落,他手背上的针孔还向外渗着血。


他伸手覆上雅柏菲卡的肩头,之后他从后面伸出双臂环住了他。将雅柏菲卡搂在怀里,靠着他的肩头。


阿释密达少有的睁开了他的双眼,即使那双眼生来就没能看见过任何东西。他的虹膜是十分美丽的浅紫色,在阳光下镀上一层淡金色的样子甚至让人觉得他不是属于这尘世的人。不该是在人间,而应该是在上帝身侧的高洁天使一样神圣的美感。雅柏菲卡是这样想的。不自禁的伸出手臂回应着阿释密达,侧过头将他揽过些许亲吻上他的唇瓣。在这时候身体总是快一步思想而作出行动,就算是仅限于双唇相贴的亲吻也足够让人吃惊。雅柏菲卡本想快速拉开彼此的距离却愣了一下,反而慢了一步被阿释密达抢去了主导权。



似乎他像是知道雅柏菲卡在想什么一样。



阿释密达主动加深了这个吻。他们彼此唇舌相交,相互拥抱着。



——在这个晴朗的午后。



本是细微的情感由这一个亲吻为导索喷薄而出。



「我不会再放手了。」



他们都如是地想。


评论(3)
热度(7)

© 以誠字旗起誓 | Powered by LOFTER